相关文章

外墙清洗的高空作业怎么大部分公司没高空作业证

“蜘蛛人”正在高空作业

“‘蜘蛛人’使用座板式单人吊具进行悬吊作业,他们在为高层建筑物美容的同时,其人身安全也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云南省公共保洁与家政行业协会副会长杨小彪近日向记者说,他上周刚参加完在昆明举行的全国首届清洗行业安全技术规范及业务研讨会,此次会议受国家相关部门委托,着重研究和制定爬墙作业强制性法规,今后在刮大风等几种恶劣天气情况下,严禁“蜘蛛人”爬墙清洗作业。

记者从昆明市安监局了解到,目前,昆明市高层清洗企业的专业“蜘蛛人”有2000多人,但仅72人有“爬墙证”。针对多数企业不重视安全培训,不注意提高安全防范技术措施状况,安监局曾多次召开高空清洗企业会议,要求“蜘蛛人”参加强化培训,提高持证上岗率。据安监部门初步调查,昆明市有高空清洗企业60-70家左右,另外有100家家政企业也揽高空清洗活计。这些企业有的就是“草台班子”,“一个老板,两个小工”,“两根绳子,一只桶就上墙”的情况还很多。安监宣传教育部门人士昨天还指出,为了配合安监部门了解情况和进行监管,他们希望市民积极向安监部门举报无证爬墙的“蜘蛛人”,尤其是眼下冒雨清洗外墙者。

“由于我国目前还没有对这种行业方法提出相应的管理规范,也没有为吊具制定出统一的产品技术要求和相应的安全管理规定,以致吊具的生产、采购、使用和管理一直处于混乱状态。此次征求意见将改变这一状况。”杨小彪介绍:“北京市劳动保护科学研究所安全环保培训中心,2003年曾为北京市安监局制定了高空清洗行业的地方标准,这次国家标委会和国家安监总局将座板式吊具技术规范的制定交给了该中心负责。”

据了解,确保“蜘蛛人”安全的升降作业系统,其标准征求意见涉及到座板装置组成、吊绳、下降器、连接器、屋面固定架、门窗洞挂点、自锁器、柔性导轨等100多种技术参数。意见还明确提出“18周岁以下,或有恐高症,或酒后、过度疲劳、情绪异常”等几类人员不能从事高空清洗业;还明确提出零下5摄氏度低温或38摄氏度以上高温,或风力大于4级、大雾、大雪、暴雨等,以及距离高压线10米,都不允许进行吊悬作业。

记者  周平洋  实习生  张乐博(春城晚报)

■ 新闻链接

10年“蜘蛛人”见证两工友坠亡

宣威小伙子袁明东1997年跟随表哥来昆明从事高空外墙清洗。他介绍说,做了10年的“蜘蛛人”,曾见证了两个年轻工友坠楼死亡,同时也见过其他工人的伤痕。虽然徘徊在生死线上、遭遇伤痛、经历死亡,但是他和其他打工兄弟,还在硬着头皮挣这份血汗钱。他说,1999年冬天的一个早晨,他在和工友清洁一栋30多层的高楼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工友因绳索断裂摔死在楼下,这一幕至今难忘。

袁明东回忆,当时公司老板只给他们用“白麻绳”,几个工友也是完全仗着年轻胆大,带着一根绳一块木板和一个桶就开始工作了。

事故发生后,公司老板和小伙子的家人达成协议:老板赔偿两万块,两清。“当时我很害怕,要是我出了事给两万块,我家里人怎么办?”小袁说,“白麻绳不仅不耐磨,而且经常被劣质的清洗剂草酸给腐蚀。每当接到活儿,我们都要检查好几次。”

“父母每次打电话时总要问我,能不能换个工作,我和工友却有不得不干的理由,像我们这样学历不高的外来务工者,想换行当真没那么容易。”小袁这样感叹道。

作为协会副会长的杨小彪,在回忆“蜘蛛人”伤亡事故时说,据他了解,几年前在白马及烟草路上就分别发生过一起“蜘蛛人”坠楼死亡事故,在昆明还发生过因为化学试剂使用不当,损坏了玻璃外墙并因此而打官司进行索赔的案例。记者想了解昆明面上情况,遗憾的是安监几个部门都没有这方面的专项统计资料。(春城晚报)【杭州保洁公司】